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恶魔岛传说

恶魔岛传说
血腥、猎奇、断肢类,不喜勿入***********************************传说中有一个被遗弃的世界叫做恶魔岛,至于它被遗弃了多久,没有人知道,只是听胡子最长最长的老爷爷说,从人类被赶出伊甸园的时候,就有人去过这个世界,去过的人有一个叫伊格的,他回来后讲述了他看到的一切,随着时间的流逝,伊格的故事便成了快要被遗忘了的一个传说。

伊格是在去取水的时候失踪的,十天后,人们从河边发现昏睡不醒的他后,他给大家讲了他看到的一切: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到这里的,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上都长满了火红的石头,看不到一棵树和一根草,这里的人是有着蝙蝠一样翅膀的恶魔,但是我却并不感到害怕,因为她们都有着娇美的面孔,她们穿着带着华美图案的紧身衣,她们都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性感,以致于我都要忘了我是谁。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她们中间有一个有着蓝色长发性感嘴唇还长着一条尾巴的女士向我走来,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所以面对她的问题我只能用「我是来打水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里」来回答。

她叹了口气说:「伊甸园的高贵子孙,你不应该来到恶魔岛,这里只有杀戮……,我叫格玛,但愿一会你还能活着,你就跟着我的妹妹艾玛吧,也许她能让你离开这里。

」接下来,她一指身边另外一名同样身材和打扮,只是尾巴稍微有点短的女士,我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她们把我带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中,而这里,也站立着许多相似装束,后面有一条尾巴的美女们,她们神色肃穆,表情庄严,手里有的拿着巨大的轮锯,有的拿着锐利的长矛,我意识到,可能有事情要发生。

「轰,轰轰轰轰……」巨大的带着火焰的陨石从天而降,宫殿的天顶一下子被一颗火陨石砸的粉碎,不远的地方,有哭喊声传来。

那些表情肃穆的美女也开始四处跑动起来……「慌什么!」格玛喊道,一举手中的轮锯,像一个英雄一样的挥动着轮锯向宫殿大门的方向跑去。

「轰……嗡……」又是一声巨响,我的耳朵感到了从来没有的疼痛,也许我要聋了,接下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哈哈哈哈」一个粗暴的男声将我震醒,我感到身体每一个关节的痛得不得了,自己一动也不能动,好像所有的骨头都断了。

一个孔武有力红色头发的男人裸露着他健壮的身体,后背也有一对蝙蝠一样的翅膀。

他右手都提着一个长有一头长长金发的美女,左肩则上扛着一个短发的,尽管这些女人也都个个高挑修长,可是和这个魔神一般的男人相比,还是显得弱不禁风。

女人被绳子捆的结结实实,她们每人后面都有着一对蝙蝠一样的翅膀。

01.jpg(112.72KB)「格玛,还不把恶魔之眼交出来,你们女魔界已经不存在了,如果你老实配合,我男魔之尊阿穆尔还可以给你留个全尸,哈哈哈哈哈哈!」我好不容易转动了一下脖子,发现格玛和艾玛都伏在不远处的地面上,衣衫破损的几乎已经让她们裸体,格玛的轮锯已经破成了几块。

不等格玛出声,阿穆尔把手中的两名金发美女呼呼掷出,「啊……」惨叫声从宫殿的另外一个方向传来,原来两个金发美女都已经被钉在在竖立在地面上的长矛之上。

尖锐的长矛从她们的女人之处插入,一直贯通她们美丽的躯体,从她们仰起头颅的小嘴中贯出,「咕咕」,她们被贯通的躯体的喉咙处还发出凄惨的声音,身体也都在不停的蠕动。

但是那些似乎根本不会引起阿穆尔的兴趣,「我要和艾玛好好玩玩」,阿穆尔走了过来,一把抓起了艾玛的头发,然后手中金光一闪,一根结实的绳子就把艾玛捆的像粽子一样。

绳子绕过艾玛的脖子在颈下的胸前系了一个绳花,向下穿过艾玛的乳沟,绕过两个丰满的乳房使两个乳房非常突出的显现出来。

艾玛的双手绑在身后,双脚也被屈向体前,盘膝被捆成了一个瑜珈般的体位。

「哈哈」,阿穆尔好像对自己的杰作非常满意,他看着艾玛紧闭的双目和因为愤怒而抽动的脸,突然双手握住艾玛只可一握的纤腰,把艾玛凌空举起,用他恐怖的下体一下子插在了艾玛的阴户之内。

「啊」,艾玛撕心裂肺的惨叫从她美丽的小嘴中传出,阿穆尔却根本不懂的什么叫怜香惜玉,一根巨杵一般的下体在艾玛娇嫩的阴户处开始进进出出,随着他每一下的进入,都有许多少女的鲜血从艾玛下体处流出,淌在阿穆尔强壮的腿上,滴在地上。

大概进出了上百下,阿穆尔大叫了一声「喝!!」,只见艾玛开始全身抽动,双峰涨的几乎让绳子勒进了白嫩的肌肤。

此时阿穆尔用一只手握住艾玛的纤腰和丰臀相接的髋骨部位,另外一只手上瞬间出现了一把宝剑,刷的一下就把艾玛的头削了下来,艾玛本来开始抽动的全身突然一下子像触了高压电一样猛烈颤抖起来,被捆成盘膝样的双腿也不住的舞动,几乎挣开了绳子的束缚,两个娇小的小脚勾成弓形。

阿穆尔也感到了艾玛濒死时刻的肌肉收缩,下体发力,浓浓的白色浆体居然随着艾玛阴户处的鲜血流了出来。

阿穆尔很舒服的享受了这个过程,得意的向格玛望去,可是格玛脸上依然是那种不屈的表情。

02.jpg(116.76KB)阿穆尔又把艾玛没有头的身体翻了过来,让艾玛的尸身背对着自己,然后自己坐在地上,一下子将艾玛仍然还在颤抖的身体坐向自己依然坚毅的下体,将嘴对着艾玛还在喷血的脖颈开始大口大口的吸食起艾玛身体里还在涌动的热血。

吸食了几口之后,阿穆尔嘴角留着鲜血,身前跨坐着一个没有了头颅却身材依然苗条结实的少女,显得格外狰狞恐怖。

「哈哈哈哈哈,爽!」阿穆尔叫着,「格玛,你们姊妹双姝听说从内到外都很漂亮,我要看看你妹妹的里面,哈哈!」说着,阿穆尔右手的宝剑倒转,剑尖已经贴上了艾玛尸身的小腹,他手腕一挑,剑尖一下子从艾玛小腹挑到了胸口,哗,失去了依托的内脏涌流而出,阿穆尔却显得更加兴奋,比刚才更加努力的抽动起了下体,呼呼,几股更加浓烈的白浆从艾玛腹部的空腔中射出,原来阿穆尔强悍如铁杵般的下体已经穿透了艾玛的子宫,直接把精液从划开的伤口处射了出来。

「艾玛,呜……」格玛终于忍不住了,开始大哭起来。

「恶魔之眼在哪里?」看到格玛崩溃了,阿穆尔开始继续他的审问。

「在我身体里面,呜呜呜……」「什么?」阿穆尔有些困惑了。

「是的,我没有说谎,我老师把它藏在我第四个胸椎里面了。

」「我靠,真他妈神奇,梅莉亚还真是有创意啊!好吧,作为对你说实话的奖励,你死前我就不污辱你了,但是你妹妹的尸身,一会得给我补补身子。

」说完,阿穆尔把艾玛得尸身平放在地上,伸手从空中一下子拿出一桶水来,哗得一下从艾玛腹腔中冲出了许多血水。

「哗」,又是一桶,冲完后他将一根长矛从艾玛阴户插入,一直从颈部得断口处插出,然后生了一堆火,开始烤制起艾玛的身体。

「过来!」阿穆尔对此刻呆若木鸡得格玛说道。

「跪下!」格玛呆呆的听从阿穆尔的话跪下了,阿穆尔转到格玛的身后,把她的身子使劲压下,让她的臀部高高翘起。

「喀!」阿穆尔突然用左手把格玛的头向后一拽,右手的宝剑一下从前面割断了格玛的喉咙和大半个脖子,格玛还没有来得及叫一声,整个头连着颈椎胸椎腰椎就尽数从她白嫩的后备被阿穆尔拽出了体外,眼看整个宫殿里最后一个还喘气的姑娘也活不成了,我居然忘了自己的处境,想爬起来能阻止点什么。

03.jpg(143.51KB)「蚂蚁也敢和大象比赛吗?」阿穆尔看到了我,并且提着格玛带着脊椎的头对我说:「我看到,格玛胸椎的第四个椎骨果然和别的不一样,尽管刚刚从身体里被血淋淋的拽出,可是还能看到上面泛着水晶一样的光芒,也许,这个就是他们所说的恶魔之眼?伊甸园的子孙,我不想杀死你,哪里来哪里去吧!」阿穆尔说着眼睛发出一道蓝光照在了我的眼睛上,我感到一阵眩晕,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村子外的河边……伊格的经历讲完了,可是没有人相信他,但村子里最会讲故事的人还是把他说的一切记了下来并一代代传递了下去,这就是胡子最长的老爷爷给我讲的恶魔岛的传说。